少儿编程,凉了?

2020年01月13日 由 sunlei 发表 439566 0
中国有句话叫赚钱要从娃娃……啊不是,是教育要从娃娃抓起。

既然传说中AI、BI、CI的玩意这么火热,那要是再不让自家孩子们去学两天岂不是就要输在起跑线上了?

于是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大街小巷里突然就涌现出一大批少儿编程培训机构。

“未来的文盲就是现在不懂编程的小孩!”

“不会写代码的话就丧失了网络生存能力。”

“乔布斯11岁学编程,成为一代传奇。”

“AI时代来临,让孩子提前掌握基础语言。”

……

无数少儿编程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在与家长沟通时说道,这也是在编程机构里最耳熟能详的说法。

而且,就仿佛投其所好一般,培训机构的名称就像水果批发市场一样,格外的新鲜、水灵。


春风得意马蹄疾


伴随着国家政策的大力扶持,2017年国务院出台了《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要求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并逐步推广编程教育,于是乎少儿编程行业开始进入了爆发式增长期。

据统计,仅在2017~2018年这两年时间里,国内累计新成立了超过160多家的少儿编程企业且其中三分之一都在2018年获得融资,整体融资规模突破20亿元。



而根据《中国互联网少儿编程教育市场分析2019》的报告显示,到了今年中国互联网的少儿编程市场总交易规模已经达到258.4亿元,至2020年预计可达377.1亿元。

霜重鼓寒声不起


然而,2019年的教育赛道暴雷不断,截至8月底,倒闭的教育机构超过20家。在如此背景下,少儿编程似乎也没有逃过魔咒。

自2019年11月以来,妙小程爆雷、西瓜创客裁员,青少儿编程似乎走进了寒冬。

11月以来,妙小程爆雷、西瓜创客裁员,青少儿编程似乎走进了寒冬。

11月中旬,主打在线1对5小班课的在线编程品牌妙小程爆雷,暂停网络授课,家长无法联系授课老师,学费无从追讨,上海办公地点几乎搬空。



据称,妙小程登记剩余课时的微信群内人数已过百,剩余课程费用在一千余元到上万元不等,妙小程上海办公地点也已几乎被搬空。

妙小程官网的公告透露,妙小程正与上市公司接洽收购,若协议达成则恢复上课,协议达不成则关门倒闭,由国内某排名前三的在线编程机构接盘学员。妙小程创始人兼CEO管春华也证实,暴雷之前,妙小程经历过一轮大裁员,部分办公场地已退租。

无独有偶,11月22日,刚融资满3个月,在线少儿编程教育平台西瓜创客正在进行裁员,原因系公司的业务结构调整,是从11月19日开始进行的减员增效的动作。

在暴风雪来临之时,由于抵御寒冬实力的不同,妙小程大失血,西瓜创客则失去了一些臂膀。

回想2018年少儿编程的火热,全年融资36起,多家品牌的单轮融资额过亿;而19年融资只有20起,倒退回2017年的水平,资本也开始变得冷静。

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


少儿编程行业作为一个新兴行业,曾经高速发展造成的一系列问题在资本环境严峻的形势下被极速放大。

产品:只学不用


市面上最早的一批像西瓜创客、核桃编程等的第一批用户已经把整个课上完,在效果方面暴露出的最大问题是“只学不用”,学了知识点,没有应用场景,学生没有办法很好的吸收、消化、迁移。

需求:供给过剩


市场其实不是淘汰教育产品,而是去淘汰经济模型。整体上少儿编程行业是供给过剩,出现了过度竞争,不能合理匹配资源,造成大量供给浪费。企业不能一直依靠现金流,总有一天要保证公司的实际最终的交付利润出现,在这个过程中企业如果不能调整自己的获客方式,在复购率、退费率等方面使得整个公司的利润模型进入到相对健康的状态,就会被淘汰。

获客成本太高


行业主要的投放渠道包括百度、搜狗、360等搜索通道、信息流相关的今日头条和广点通、硬广、新媒体等,市场推广服务费用相当可观,获客数量增速和投入产出有一定的失衡,比如投100万获得500个客户,投1000万不一定能获得5000个客户,保持增幅很难。

实际上,少儿编程这个行业未来的前景,总得来说还是比较明朗的。

毕竟回顾一下历史就可以发现,自从计算机出现令人类进入信息时代以来,社会对于我们要求掌握的计算机技术门槛也在不断上升。从开关机到使用QQ,从发邮件到下载资源,从五笔打字到office软件使用,甚至Photoshop和视频剪辑都在逐渐成为许多岗位的基本前置技能。

因此我们也有理由相信,在未来与编程相关的技能与知识也可能成为人们在日常生活、工作中必不可少的基础技能。

那么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

现阶段市面上的少儿编程培训机构,基本上都未能解决2个根本性问题的制约。

首当其冲的,就是“少儿编程”这个概念本身的非刚需性。

众所周知,绝大多数此类培训机构用来向家长鼓吹自己的宣传语,往往都是诸如“能提高孩子的逻辑思维能力”、“帮助孩子在早日建立数学思维”等说辞。



这其实就带来了一个悖论,如果说少儿编程能为孩子带来的仅仅只是这些好处的话,那么我们功利一点的来讲——为什么不直接给孩子报一个奥数培训班呢?

起码,数学在全国任何一个地方的高考中还是一个占据150分的主要科目呢,更别提数学本身也对逻辑思维的能力具备相当大的提升。

两相对比之下,用所谓培养逻辑能力的噱头去兜售少儿编程,在历史更悠久的少儿奥数面前,显得简直如同脱裤子放屁一般尴尬。

第二个制约点则来自于少儿编程的课程,存在相当程度的“不可持续性”。

在中国特殊的国情面前,在高考彻底改革加入编程科目之前,少儿编程基本上都不可能与数理化这类传统科目同台竞技,往往只能退而求其次地去与舞蹈、书法、美术这类的兴趣班竞争客源。

作为一种针对青少年群体的启蒙教育,绝大多数的少儿编程往往教授的都是一种类似“搭积木”形式的图形编程。一旦孩子们在最基础的启蒙完成之后,接下来就要么是向硬件编程那条路发展,比如机器人编程,或ardiuno编程、树莓派等一些开源硬件;另一个方向则是学习传统的java、PHP等代码语言,往编程竞赛的道路去走。

不论是哪一条,都必然要占据掉孩子大量的业余时间,偏偏其在短期内的产出又实在不太上得了台面。

相较于舞蹈、书法、美术这类的兴趣班,孩子学个一年半载就能拿出成果展示,学编程的孩子,实在是非常尴尬。

作为补习,中考高考帮不上忙,作为兴趣,被声乐舞蹈完爆……少儿编程,实在是一个大写的鸡肋。

一名教育专家表示, “编程行业很有价值,但是大多数企业等不到那一天了”。

资本对这一赛道的热情持续下降,一方面是大环境变化,另一方面是编程行业在过去几年基本形成了稳定的格局,速度快的、规模大的项目已经出现,而VC做投资希望短期、快速、规模大,想要继续投就会比较难。

作为投资人,他们在持续感受市场的需求,也在看创始人和创业团队。他认为市场的机会一直都在,只是基于当下的市场环境,可能还需要再等一段时间,他坚信好的企业是能够去引导并满足用户需求的。

“未来整个行业的混乱程度应该会有一定的下降,行业会更均匀有序,家长的认知应该会越来越清晰,产品的渗透和下沉应该会继续发生。对于大部分创始人来讲,活下来是最重要的,首先要做的就是让自己的模式变健康。”专家表示。

对于家长而言,首先要想清楚到底想让孩子做到什么样程度,如果只是了解一下,在市场上找一些便宜的产品试一试就好,不要抱太大的期待,但如果觉得孩子在这方面有天赋或不想浪费孩子的时间,就应该去真正教得好的企业,教学一定是个强互动的教学过程,很细致的教学引导才能够学好。

综合来看,行业洗牌有利于梳理乱局,把一些追逐风口的企业洗出去是必然,剩下来一些真正有资本、有能力、有实力的企业会迎来黎明。冬天也是孕育伟大企业的时机,跑得更健康的企业可以逆袭。
欢迎关注ATYUN官方公众号
商务合作及内容投稿请联系邮箱:bd@atyun.com
评论 登录
热门职位
Maluuba
20000~40000/月
Cisco
25000~30000/月 深圳市
PilotAILabs
30000~60000/年 深圳市
写评论取消
回复取消